闪爱

杨戬行礼说道:“徒儿拜见师傅!”玉鼎冷淡的说道:“司法天神大人真是折煞老道了,老道的徒儿早已不在人世了。只留下老道一人孤苦伶仃的活在这世上老道还有什么活透啊!还不如随我那可怜的徒儿去了呢。”说完玉鼎拿袖子擦了擦不存在的眼泪。

杨戬一听,吓了一大跳。心想:原来师傅是怪我寻死啊。是啊,也都怪我把师傅给忘了。还竟然想着让他一个白发人送黑发人,我真是不孝啊。连忙双膝跪下喊道,“师傅,徒儿知道错了。徒儿再也不会不顾师傅的感受了。下次再也不会枉顾生命了。”杨戬因为当年没能对自己父母尽孝道,好好听父母的话,特别后悔。所以经过这么多年,杨戬已经把玉鼎真人当做亲生父亲一般。特别怕玉鼎真人做出什么事情。

玉鼎真人一听,下次接着就是怒了。“杨戬你还敢有下次?你再有下次看贫道怎么收拾杨婵等人。你别以为贫道没有什么本事就无法收拾杨婵等人了。贫道告诉你贫道手中可有斩仙剑,虽然贫道法力不好没有本事。对付像你孙悟空这样的人肯定不行。但对付杨婵沉香等人嘛,还是可以的。”

杨戬一听玉鼎真人怒了。连忙说道:“不不,绝不会再有下一次。请师傅息怒,徒儿本来就没想去寻死啊。如果徒儿想寻死的话就把四公主的记忆和小玉的记忆给封住了。所以徒儿就是让他们两个去解释的。”玉鼎一听非常高兴。说道:“这还差不多,起来吧。”

“徒儿,你不会只是来看师傅的吧?有什么事就说吧。”杨戬便把刘家村的事情告诉了玉鼎真人。“师傅,徒儿不会是被什么妖怪附体了吧?什么样的妖怪这么厉害,然徒儿都不知道呢。”

“杨戬,你并没有被妖怪所附体。而你的种种表现是你内心最深处的想法。”“我内心最深处的想法?”“不错。你是由你的大脑,你的思想你自己控制的。但当你轻松了,没有事情了。那你自然就表现出你内心最想表现的感情啦。这也是为什么无论是人仙还是妖一旦到了濒临死亡的边缘他所焊的是自己内心最重要的人或想最想要,最想得到的东西。”“哦!怪不得我会喊出我今生最大的愿望是披上那道美丽的月光啊!”杨戬有些高兴的说。

“不,杨戬不是那个时候,那时候你清醒的很。是在你魂魄快要消散的时候,说出的话才是最重要的。说不准那时候你已经进入昏迷状态了。还有在你一心寻死的时候想到的第一个人或事情。”“我在一心寻死的时候想到的第一个人或事情,那时我相信新天条就要出世,三妹也要出来了。我脑中一闪而过的是一道粉光,但具体并没有看清楚。只觉得我欠丁香的太多,只想以死谢罪。”“所以你心中最重要的人是你的妻子寸心。这样在刘家村的事情也就解释清了。之前因为你要改天条,所以你的神情紧绷。小心翼翼,就怕一个不小心就被王母抓住了弱点。在刘家村就不一样了,那时候天条已经改完了,你心情愉快,有些放松。所以看见你最想看见的人,或和她长得相似的人。自然就感情外漏了。我说的是那个和三公主长得相似的人说的不是嫦娥。”“可是我只是欠寸心又不喜欢她。我娶她并不是因为爱,而是报恩。”

“杨戬,为师今生最大的错误就是只交给了你大爱并没有交给你夫妻之道和和夫妻之间的爱。”“师傅,你也是单身呀。那你怎么会知道夫妻之道和夫妻之间的爱呢?”“徒儿啊,不光为师知道,凡是已成年的人都知道啊。”“那徒儿为什么不知道?”“这……按理说你现在也应该知道了呀,为什么现在还看不懂自己的心呢?除非你曾经发生过什么事情?对了,徒儿,你从来都未给为师讲过你以前的事情,现在给为师想想吧。从你小时候开始讲吧,讲到你我见面之时就可以了。”

杨戬开始从偷手镯被罚开始讲,经历家变天蓬元帅一掌救了自己然后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谁和妹妹被妖怪抓去?然后就碰到了您。”“一掌救了你,而且还能变了模样?你家变的时候多大?”“13岁左右。”玉鼎真人终于想起来了,“你中的正是催龄掌。”“催龄掌什么是催龄掌?”“不知道自己悟。”“只要你悟明白了什么是催龄掌。你就知道你为什么至今还不懂夫妻之道是什么?”“师傅,你怎么知道我是因为中了催龄掌,才不理解夫妻之间的事情。”

“除了你中过催龄掌,就是被未婚妻抛弃了。没有别的事情,所以肯定是催龄掌的原因。还有所有的妻子并不是像你未婚妻那样。既然人和人是不一样的。那不同的人做你的妻子既然也是不一样的。她真的爱你爱到连命都可以不要了,比你那个未婚妻强多了。其实那1000年前我挺喜欢她的,可惜因为一个情字伤了一个人呀。她那1000年是做的太过了些,做错了许多事情。但你也有些不对,如果如果当年你对寸心有当年对你未婚妻一半的话,或许她就不会和你吵1000年了。”“是师傅那1000年是徒儿有些不对。徒儿明白催龄掌的意思了。徒儿先走了就不打扰师傅著书了,徒儿告退。”说完,杨戬就离去了。

绯龙传2

杨戬尚在云头时就看见他家的小娇妻站在杨府前满怀欣喜的东张西望。不知是杨婵说了什么,忧愁瞬间爬满了寸心的脸。

杨戬依旧是面无表情,可那快把三尖两刃刀攥碎了的手却出卖了他。无论杨戬的内心是怎样的汹涌澎湃,也只有他自己一人知道。可只是苦了三首蛟再怎么咆哮呐喊也无人知晓。

寸心这是怎么了。刚才还是满脸的笑容,为什么接着就变成了忧愁了呢。莫不是我不在家时候天庭的人来找事了。不可能,不然她们不会在家的。难道三妹欺负寸心,和寸心说了不该说的话。不会,三妹一向知书达礼,善解人意。那就是寸心还在生我的气?对,肯定是这样。那我该怎么办?

杨戬陷入了内心的纠结却被寸心的一声杨戬唤回了神。只见一个人影向他扑来,赶紧把三尖两刃刀往旁一扔将人拉入怀中,生怕她摔倒。

可怜的三首蛟,要不是康老大就在杨戬身旁并且及时接住了三尖两刃刀。只怕三首蛟就要和地面来个亲密接触了。不过杨戬可没有时间管这些,现在他的眼里只有寸心。

杨戬寸心前脚刚走,哮天犬后脚就跟了上去。即使梅山兄弟也拉不住,还扬言要打杨戬。杨戬一进门就把门给关上了,还布上了结界。哮天犬进不去也听不到了,只好恹恹的蹲在了门口。

寸心帮杨戬更衣完毕后,便拉着他问东问西,什么战场上累不累啊?有没有受伤啊?有没有受累啊?杨戬表示他很好,没有任何事情。寸心刚想问他被封了什么神,却被杨戬的一句我不在家,你很累吧,肯定受了不少苦吧给砸了个七荤八素,分不清东西南北了。

寸心双手环住了杨戬的腰,头埋进了他结实的胸膛,道:“二爷,我不累。二爷能首先想到我,我就已经很知足了。”寸心笑容满面,她很是高兴,杨戬先想到的是她,而不是杨婵或是嫦娥。杨戬实在是没有想到寸心竟然是这样的容易满足。可是寸心越是这样杨戬越是心虚。要不是女娲石,要不是他想起了绯龙一事。恐怕他是想不起寸心的。杨戬越想越觉得对不起寸心,就想越发的对她好。

“寸心,你是绯龙对吗?”“是啊。”都说恋爱中的人智商低,尤其是女人,智商几乎为零。寸心现在已经陷入杨戬的温柔乡里了,杨戬问什么寸心答什么。“寸心,那你知道绯龙一事吗?”“知道啊。”“那你和传说中绯龙有关系吗?”“有啊。”“那大婚之夜你把我赶出去是不是也与这个有关。”“没有啊,那是因为人家还没有成年吗?”寸心脸红,杨戬尴尬。“那…那现在呢。”“成…成年了。”

等到寸心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把该说的不该说都快说了个遍了。再想要否认也已经来不及了,“杨戬,你不要问了。我什么也不知道。”“寸心,我已布了结界,不会有人听到,也不会有人知道的。寸心…”在杨戬施展美男计以及软硬兼施策略,终于使寸心败下了阵来,开了口。

加入克拉克拉的爱豆安利中心的聊天室陈情男孩安利中心房主潜梅,5个人就可以参加活动。第1个响应活动的,可以奖励200颗钻石,还会随机抽取幸运嘉宾,每次活动都会有1100颗钻石,分给最佳的6个人,我在那等着你的到来

绯龙传1

世人皆知女娲娘娘当年补天时掉落了颗五彩石,后来化成了孙悟空。可殊不知的是当初共掉落三颗五彩石。


这三颗五彩石其中的一颗落在了花果山,一颗被姜子牙的先祖捡走成了姜家的传家宝被称为女娲石,还有一颗好像是被一条龙给吞了。


杨戬在姜子牙用女娲石对付袁洪时才知道这时当初遗落的一颗五彩石。杨戬一开始并没有多在意,只是在正在封神的时候忽然忆起他在学艺期间曾经看到过与五彩石有关的竹简,只不过当时一心想要救母和报仇,所以并没有看。


回忆起来只是依稀记得那个竹简上写的是绯龙传说又名绯龙劫。而重要的是他家刚娶的小媳妇好像就是一条绯龙。


姜子牙说的什么他再也听不下去了,只是一个劲的懊恼当初为什么没有好好看看那一卷竹简。虽然姜子牙讲的与他无关,但是自从瑶姬被晒化后他就格外听长辈的话,这种情况还是第一次。


在封神一结束,杨戬直接一个纵地金光飞走,连哮天犬都撇下了。哮天犬不高兴想追上去,被康老大给拉住了。“放开我,我要去找主人。”“二爷,走那么快不就是想和三公主多待一会儿吗?”“是啊,哮天犬,你也该懂事了。”老二符合道。“我不管我就要去找主人。”“以你的修为也追不上二爷啊。如果路上遇到比你强的妖怪,你就永远见不到你主人。反正二爷就在灌江口,我们也是回灌江口。如果你乖乖听话,你就可以很快见到二爷了。”经梅山老四这麽一说,哮天犬真的不闹了。他们即可启程回灌江口,就是速度比之前慢了许多。


金霞洞,竹简满地都是。杨戬依旧在那里东找西翻,玉鼎看不下去了出口问道:“徒弟啊,你在找什么。”“有关绯龙的书。”“为师知道啊。”杨戬快速来到玉鼎面前。


“在女娲补天时遗落了三颗五彩石,一颗在花果山,一颗在你师叔那,想必你已见过。最后一颗被一条龙吞了下去。几天后那条龙下了一颗蛋,又过了几天孵出来了一条绯龙。后来被女娲娘娘知道了就把他带回了女娲宫悉心教导。因为五彩石的缘故,绯龙也就有了守护三界的责任。”“那这条绯龙和寸心有关吗?”“这…这恐怕你就要问你媳妇去了。为师也不清楚,不过目前为止还真没有见过也没有听过除你媳妇以外的绯龙。倒是听到过女娲娘娘曾有降临西海。”“弟子知道了,谢过师傅”杨戬行了礼,就离开了。


途中遇见了哮天犬和梅山兄弟,“二爷,这!这”“主人我好想你,我还以为你又不要我了。”哮天犬说完就往杨戬的身上扑被杨戬用扇子挡下来。“我们快回去吧,此事不要告诉别人,尤其是寸心。”


英烈阁4

“魏无羡,你只不过是一介家仆之子,竟敢打子轩兄。你们云梦的家仆都敢打少宗主,【云梦江氏的家教不过如此。】”江枫眠虞紫鸢听着金子勋的冷嘲热讽,脸色特别难看,又不能与兰陵金氏撕破脸面,只好把气往心中咽。

江澄魏无羡刚想再上前打他一顿时,“阿澄,阿羡。”江厌离叫住他们并挡在了他们的前面。“阿娘”金凌有些吃惊又很不满,“魏无羡真是的,自己做错的事情还需要别人替他摆平。连整个云梦江氏都受他的牵连。我阿娘如此护他,他最后却害死我阿娘,果真是毫无人性的白眼狼。”金凌之前都在关注江厌离,倒是把魏无羡给忘了。现在想起来看见了他自然是怒火中烧,只是魏无羡他好歹为江厌离出头,金凌才没有发作。



一人:“这就是夷陵老祖?可真是俊俏的美男子啊。”“再怎样也挡不住他丧心病狂。”金凌本来就有气,现在又听到有人夸魏无羡,自然成了金凌的出气孔了。

金子勋的脸色通红,江澄魏无羡哈哈大笑。金子轩对江厌离也有所改观,看来她也不是那么的差劲。周围的人也向她投去赞扬的目光,江家人的脸色也好转了不少。六师弟:“师姐好厉害啊。”“是啊是啊,师姐太厉害了。”

金夫人也服了软,道:【“阿离,你这么认真做什么,都是小事,可别生气啊。”江厌离轻声道:“夫人,阿羡是我弟弟,旁人辱他,于我而言,不是小事。”】

“紫鸢,你看这…”“玥茗,阿离说的不错啊。无论如何魏婴都是我云梦江氏的人,是我家的人。就算他做错什么,应由我们云梦江氏来处置。还轮不到外人在这点评头论足。一个旁支就敢我的面前侮辱江家,兰陵金氏的少宗主当着众家子弟辱我女儿。不知是兰陵金氏的家教就是如此,还是觉得我云梦江氏软弱可欺,任何人都可以评论一番。”

“这…子轩,子勋道歉。”金子轩走向前,道:“江姑娘,我为刚刚的言行向你道歉。”“金公子严重了,厌离并未听到,就算听到也自然不会放在心上。毕竟公子也从未见过我。想来有些误会也是应当的。”江厌离落落大方并未像普通的世家小姐那样得理不饶人,使得她在金子轩心中的好感又多了几分,觉得她有胸襟。

金子勋怎么甘心像魏无羡道歉,觉得这样有辱自己的身份,“伯母,他还把子轩兄打成了那样。”江澄:“我阿姐已经替他道歉了。是你耳聋没有听到,还是我阿姐的分量不够,她道的歉不能算数。更何况连金子轩都已经承认自己错了向我阿姐道歉。是不是你觉得你没有错。”“我当然没错。”金子勋气急败坏的说。“连你们金家的主母和少宗主都觉得是你们做错了,金家做错了,你说你没错。难不成你的身份比金夫人和金子轩还要高,才使你可以不必听金夫人的话的。”

金夫人一听有些气急败坏,又觉得金光善从始到终都没有说一句话是因为金子勋有可能是他的私生子,金光善将来想要让他做家主。毕竟他弟妹怀孕生子那年她因有事就和子轩在娘家待了一年。回来后金子勋的父母就已经不在人世了。

“金子勋道歉。”“伯母”“我让你道歉。”金子勋只好不情不愿的道歉,魏无羡摆了摆手表示不在乎。金子勋却在心中又给魏无羡记了一笔。一个家仆之子让我给你道歉已是莫大的荣幸,你还看不起我。

一人:“江宗主和虞夫人的嘴好毒…”蓝景仪已经是目瞪口呆:“怎么回事?刚才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含光君会对小金夫人点头,而且蓝老先生也露出欣慰的眼神。金子轩公子而且竟然会对江小姐道歉。”但是金凌的注意点却不在这上面:“阿娘,怎么就这么容易原谅他了呢。”

其实不得不说,目前寸心在沉香的心中是最高的。沉香特别崇拜寸心,随走着,心里还在想:原来舅舅那段时间没有追杀我是因为岳母的原因呀。岳母真是太厉害了,说不定岳母比师傅还厉害。如果我被岳母为师的话,会不会我就比师傅和舅舅都强了呢,如果我让舅舅的师傅教我,那是不是我就可以和如来佛祖一个档次了呢?现在沉香有多么的高兴,以后就有多么的失落。没想到他心中的高手是这样的。

当杨戬看见哮天犬和三首蛟出现在他的面前时,脸色顿时不好了。冷冰冰的说:“你们怎么来了?事情办完了吗?怎么找到我的?”啸天犬哭丧的脸,对杨戬说:“主人,三首蛟欺负他。”三首蛟对杨戬说:“主人,事情都办妥了,不该说的话我一句也没说。关于三公主的事情,他们什么也不知道。”当然后面这句三首蛟并没有告诉杨戬。因为他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至于怎么找到你的?我们两个不是有心灵感应吗?您在哪里?我当然知道,虽然我不知道您的想法,再说了,哮天犬也有追踪术。”“杨戬之所以让哮天犬和三首蛟一起去,就是因为他和玉鼎真人的谈话,不想被他们听见。没想到在玉泉山站了那么久。师傅还是没有让他进去。杨戬在内心里想:师傅,徒儿哪里做错了哪里又惹你生气了?我就在这里站了快三个小时了,您还没让我进去。杨戬对三首蛟说:“你做的确不错。但你也不至于飞那么快吧。以后我再让你办事,如果不是打架重要的事情,你慢慢悠悠的飞。”其实杨戬就不想被别人看见自己堂堂的司法天神还能被别人据之门外。“好的主人,以后我知道了。”杨戬在外面站了三个小时,玉鼎真人在里面心痛了三个小时。他心中特别纠结,到底让不让杨戬进来。

其实,他最气的并不是杨戬,而是自己。气自己当年治弱水的时候是不是自己嘴欠。为什么对他说送弱水上天是你的责任,又为什么要教他大道理?大爱之心。又为什么送给他,亦如既往忍辱负重那八个字。

玉鼎真人特别的恨自己,恨自己没有本事保护不了自己的徒弟。恨自己当年教他那么多大道理,却不教他一点夫妻之道。恨自己交给了他大爱却没有教给他对自己家庭的爱对自己的妻子的爱。

他承认,每当有危险的时候,他总是第一个逃跑的。可是他没有本事不跑又有什么用呢?只会成为杨戬的累赘罢了。即使杨戬的生命受到了威胁,他也不会上前去的。因为他知道他去了也没有用。去了他和杨戬都会死。没有人会想让他死,会有人想让杨戬死。

无论是人还是仙都是有私心的。更何况他和杨戬,孙悟空只是师徒,并无血缘关系。在孙悟空和杨戬的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候,只怕他也不会站出来说他是孙悟空和杨戬的师傅。因为他知道他救不了孙悟空和杨戬,但他必须活下去。他不想死,他也不会为了孙悟空和杨戬付出自己的生命。 但他也不允许自己的徒弟寻死。

所以他也气杨戬不顾自己的生命,气杨戬眼里没有自己这个师傅。气杨戬没有想到他死了自己会伤心。他知道杨戬在外面站了三个小时,但他并不想让他进来。他想让她明白自己到底错在了何处,不要随随便便就要放弃自己的生命。三界与自己又有什么关系?杨戬是自己的徒弟。

玉鼎真人知道杨戬受了重伤,不能在外面站太久。所以他更希望杨戬会自己进来。

玉鼎真人最多的时候,还是希望自己的两个徒儿能够像别人的徒弟一样对着自己的师傅撒娇。有事情先找师门。正是因为他们两个什么事情就都往自己身上扛,所以他们肯定不会希望别人为了保护他们而失去自己的生命。

在孙悟空大闹天宫的时候,他之所以否认自己是孙悟空的师傅。是因为他知道三界除了杨戬没人是孙悟空的对手,所以他并不害怕孙悟空有事。但自己就不一样了,自己会被他们抓到。也有可能用自己威胁孙悟空。他们知道自己是杨戬的师傅。所以甚至用自己来威胁杨戬。也为了保住自己的命,所以才没有承认自己是孙悟空的师傅。

玉鼎真人知道杨戬坚持不了多久了,他也不敢赌了。内心深处在想:算了,让他进来吧。但又不想就这样原谅他。

于是整了整衣服,出门笑脸迎接行礼道:“原来是司法天神大人来了,不知司法天神大人到来,有失远迎。请天神大人恕罪。大人里面请。大人,老道的洞府简陋,请大人不要嫌弃。”哮天犬狗仗人势的说:“你这里可真是够简陋的,竟敢还敢让我主人在外面站了那么久。不知道我主人受伤了吗?”哮天犬应该忘记了对面的是谁。有可能是在天庭太久啦,有些得意忘形。但杨戬的脸就接着黑了下来,非常生气地说道:“哮天犬!是不是我平时对你太好了,连我师傅你都敢说。你是不是还想下凡再历练。”哮天犬接着就秧了,委屈地说道:“主人,我错了,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对真人这样说话了。”杨戬叹了一口气,无奈的说道:“行了,你们俩先出去吧!我和师傅说这事情。”哮天犬哀求道:“主人不要赶我走啊。我想陪在主人身边。”杨戬非常生气,“我什么时候要赶你走啦?我只是让你出去,我和师傅说些话。你是不是连我的话都不听啊?三首蛟把他给我带出去。”杨戬不知道为什么现在特烦哮天犬,同时又在想:是不是平常太尊重他了,所以才使他这样。“是,主人。”三首蛟拉着哮天犬就走了。

但是问题来了,婉容问道:“沉香我们要查什么,怎么查,从哪里查?”这句话把沉香给问倒了。沉香支支吾吾的回答,“这个…我们当然是查舅舅为什么给你这套功法。我觉得不是愧疚那么简单所以这里面肯定有事情我们就查明这件事情。说不定你的前世和舅舅有关系呢。”“只怕是不是因为愧疚,只有你舅舅自己知道吧,我们总不能去问你舅舅吧。”“问舅舅还不如杀了我呢,哎,婉蓉要不你去问吧。舅舅对你和对我们可不一样。你去问他肯定不会生气的。”

敖春一听就急了,急忙说道,“那是婉容并没有触摸到你舅舅底线,你舅舅和婉蓉又不熟,万一你舅舅真的因为这件事情迁怒了婉容怎么办?问你舅舅是不行,但是刚才来的那个男子应该清楚。”“嗯,那个男子应该和舅舅的关系不一般。不然,啸天犬叔叔不会这么怕他,而且我们问他的问题都回答了。最后,他急忙打断我,肯定知道我要问一些他不能说的别的问题。可是我们并不知道他是谁呀?怎么从他那里知道呢。”“犬王肯定知道他是谁。”“敖春,虽然哮天犬叔叔知道他是谁,但他肯定不会告诉我们的。一,他只会听我舅舅的话。二,看看刚才他特别怕那个男子,所以从肖天犬叔叔嘴里套不出什么”“既然犬王知道,那真君手下的梅山兄弟应该也知道吧。”

“这可不一定改天条梅山兄弟就不知道,就算知道眉山叔叔也不会告诉我们的。哎,说不定小玉的养母知道。”“沉香,我现在连养母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她在我很小的时候就走了。她去了哪里我也不知道,舅舅还是通过手绢才知道养母是她的朋友。而且舅舅为此还出了密室一段时间,然后回来就去抓你了。”“小玉,你仔细给我们说说,你和舅舅在真君神殿的事情。说不定有别的意外收获呢。”“嗯好的。在真君神殿,舅舅和我主要讲的是我养母和我娘,当然还有我爹。哦,对了。舅舅之所以那么折磨孙悟空,是因为孙悟空杀死了我娘。”“哎,既然我师傅800年前认识我,那我师傅会不会认识咱养母呢?”“什么是咱养母?”“小玉,我们已经成婚啦。你的养母自然也就是我的养母了。”“错,她是你的岳母大人。再说,八百年前舅舅是因为去捉拿孙悟空,才不打不相识的。再说了当年帮助舅舅捉拿孙悟空的人,有梅山兄弟和哮天犬也没有养母啊。”“是小玉,我说错了,是岳母大人。再说,不去问问他又怎么知道师傅他老人家不认识岳母大人呢?”说完沉香就想走敖春也跟着走。

“等一下。”小玉连忙喊道,“我想咱娘肯定知道吧,咱娘是舅舅的亲妹妹。知道的肯定比孙悟空多吧。四姨母和嫦娥姨母(虽然小玉特别不喜欢叫嫦娥一声姨母,但是毕竟嫁给了沉香,礼仪还是要懂的。)肯定也知道。“怎么说?娘(三圣母)被压在山下20年。又怎么会知道呢?嫦娥姨母(嫦娥仙子)和四姨母(四姐姐)舅舅(真君)恐怕也不会告诉她们又怎么会知道呢?”三人异口同声地问道。小玉解释道,“一先不说婉容的事情,光说舅舅和养母的事情,肯定大部分人都知道。毕竟养母离开我三百年了,所以舅舅和养母是300年前才认识的,说不准会是更早。舅舅受伤,娘肯定会在旁边用宝莲灯帮舅舅疗伤。所以娘肯定认识养母。二舅舅看婉荣的眼神,娘,嫦娥姨母和四姨母并不觉得有多么的不对劲。所以他们应该知道舅舅看婉容的原因。再说了,舅舅不是说了吗,是因为回忆起了灌江口的事情才没听到我们说话吗?灌江口应该是舅舅之前待过的地方。既然舅舅带过那娘也呆过了。娘肯定知道这里面的事情。嫦娥姨母天天待在月亮上,肯定能看见一些人间的事情。四姨母的话,有可能是娘告诉她的呀,毕竟他们是无话不谈吗?更何况你们难道不好奇娘和嫦娥仙子还有四姨母在聊些什么吗?聊了这么久。”不得不说,小钰有时候也挺八卦的。“小玉,听你这么说还真的有可能娘他们知道。说不定她们聊的就是舅舅的事情,我们去看看,去听听。”说完沉香就想到走,沉香这句话,说到他们的心坎里去了。他们一听沉香这么说,接着就走了。“哎,你们几个等等我。”

英烈阁3

 【 魏无羡幸灾乐祸道:“我常跪你又不是不知道。但金子轩这厮肯定娇生惯养没跪过,今天不跪得他哭爹喊娘我就不姓魏。”

    江澄低头片刻,淡淡地道:“父亲来了。”

    魏无羡道:“师姐没来吧?”

    江澄道:“她来干什么?看你怎么给她丢脸吗?她要是来了,能…】

“阿羡,阿澄。”魏婴江澄听到了江厌离的声音,急忙转头。只见来人梳着云梦特有的少女发髻,穿着为广袖齐胸襦裙,服装色调为淡紫色。胸前绣有九瓣莲图纹,腰间别有清心铃。无论远看近看都觉得她样貌平平,毫无出色之彩。倒是觉得她温婉可亲,平易近人。

在她身旁之人容貌虽不是美貌天仙却也是女子中的上上乘,梳有人妇的发髻,发饰和衣着服装皆为宗主夫人特有的,腰间也是配有清心铃。有一种不可侵犯的威严,后有两个婢女。“师姐/阿姐,阿娘/虞夫人。”

一人:“原来这就是江厌离啊,长的真不怎么样。”另一人:“就是,还不如我家的婢女呢,就她这姿色连那些娼妓都不如。金子轩怎么可能看得上她,她娘长的都比她好看。”景仪:“你们有完没完,人家长的美丑与你们何干。有这功夫倒不如看下去说不定有出去的方法呢,再说还不知道这里会有神魔危险呢,就你们这样恐怕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吧。有的人被驳的面目通红,羞愧的低下了头。有些人依旧觉得自己无错,出面反驳:“我们来这儿这么久了,也没见有危险啊。”接着有人附和道:“就是,再说薛洋已经死了。”“你怎么不知道他们不是放松我们的警惕性,将我们一网打尽。你们又怎末知道薛洋不会有同伙。”这下大家都安静下来了。

“是,我娘不好。但她好不好与你们何干,由于你们有何干系。”金凌怒吼完便蹲在地上痛哭流涕。思追愣了愣,蹲在金凌旁边。把手放在了金凌的肩上,安慰道:“虽然伯母的样貌并不出众,但我相信她定有别的惊人的一面。应该也是这一面才使你爹娶她为妻的,再说倘若伯父不喜欢伯母,江宗主是不会同意伯母嫁给伯父的。且不说这不是真的,就算是真的。上面也说了金江两家至此退婚,所以伯母应该不是倒贴的。史书上也说了,江家之前被血洗,接着又参加射日之争怎么可能压迫的了金家。所以伯父娶伯母是真的喜欢伯母。”“真的???”思追重重的点了点头,表示他说的是真的。顺便拿出帕子为金凌擦泪,金凌呆住了,从来没有人这样对他。众人也目瞪口呆。

原本以为可以写到金凌和江厌离相见的,没想到高估自己了,我是不是写的有些啰嗦啊😂😂😂

再续3

白玉堂这几日大部分时间都在傻笑,搞的大家都以为他傻了,连忙给他请医师,即使白玉堂再怎么抗拒说自己没病都没有用。直到多个医师都说他无事众人才肯罢休。“我就说我没病,白花那些钱了吧。”白玉堂耸了耸肩,无奈的离开。“为他着想他还不愿意,啊,就这样就不管他了,自生自灭得了。”徐庆忿忿不平。“好了,去做事吧,我也要去看看你大嫂了。”

“大哥,你看五弟又在傻笑了,跟我们还是再找一个郎中来给他看看吧。”蒋平有些担忧。“可是找了那么多郎中都说他无事啊。”“那些庸医能看出什么?不如我们让公孙先生看看吧。”“这…”“开饭了”“来了,大嫂。”

卢方原本想帮卢大嫂,只是卢大嫂不同意。说什么这是女子的活,卢方做不来。卢方就去叫白玉堂了,叫了几声白玉堂都没有回应,卢方只好拍他的肩膀,结果白玉堂又被吓了一跳。

“五弟,五弟。”卢方又拍了他一下。“哎呦,大哥你怎么又打我啊。”“你怎么回事,饭一口没吃。还插的稀巴烂。”“奥,这就吃。”说完便端起饭。“五弟,你这是怎么了,要不要我…”“夫君看样子五弟应该是有喜欢的人了。五弟那个人是谁呀,她是怎么样的人啊。”“她叫丁月华,人很好,和平常的女子不一样,活泼可爱温柔体贴,还有一点傻。”“既然你这么想她,那就去找她吧。”“可是…”“听你大嫂的,若有什么问题就回来,大哥帮你解决。”白玉堂一听就跑了。

展昭因公务繁忙,到是没再想起那位姑娘。“丁小姐,会在哪呢。”突然听见了求救的声音,声音好像是那位姑娘的,急忙飞跃而去,足足比平常快了一倍。“天子脚下也敢犯法,还有没有王法。”“老子就是王法。”说完十几个人一起上。“那展某只好得罪了。”

只见一道蓝色在一群黑色中穿梭,“好厉害。”丁月华看痴了,“白大侠还要厉害。等等,他刚刚说什么,他姓展,姓展又比白大侠厉害的只有展昭了。都说展昭很帅,而且马上也能见到包大人了。”丁月华越想越激动,越想越开心。

这是一批死士,一见打不过展昭就纷纷自杀身亡了。展昭可没空管他们,只见他转身快速走向丁月华。一只手放在她的肩上:“你没事吧。”那声音听得人心都酥了,眼里如同有一片汪海,柔情似水,又如同有星罗万千,一但有人对视上就深深的陷进去了,再也离不开。可是就有人是例外,丁月华一手打掉他放在月华肩上手,“流氓,登徒浪子。”转身就走,就连一个眼神都不愿分给展昭。

“月华姑娘你在这,可让我好找啊。”“白大哥。你怎么来了。以后就不要姑娘姑娘的叫我了,就叫我月华吧。我叫你白大哥可好。”“好。”白玉堂傻傻的笑了。这时展昭抓住了丁月华的胳膀,“月华,你是丁月华。”展昭急切的问道。“是又怎么样,登徒浪子,你放开我。”月华不耐烦的说道,一把甩来了展昭的手。月华不知是不是怕白玉堂误会,急忙向他解释。白玉堂提议他送丁月华过去,丁月华特高兴的同意了。展昭只好跟在他们后面,看着他们有说有笑的样子默默生气,还好他现在比在天庭时温柔,不然大家都要被冻死了。

玉帝:哈哈哈哈哈,活该。让你在天庭时整天欺负朕,遭报应了吧。明天朕要让整个天庭的人都看看。还有那只猴子和那头猪。